外面的人想进,里面的人不想出

△喧嚣的深圳,有一次竞速是骑闯天路△  

  常说道,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看似大都如此。 

  收割500枚奖牌还会急救的闯爷 

  大和兄弟 

除了满足自己,锻炼自身之外,我还想影响身边人都参与到运动中来。因为我热爱运动,热爱生活。” 

  图上这位选手绰号叫大和兄弟,身份是一位金融从业者同时也是一位急救跑者。他最爱收藏并非金融行业热炒的纪念版钱币,而是自己参加的体育赛事奖牌。他就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奖牌控。为了满足自身奖牌控的欲望,在近30年的运动生涯中,基本上每个周末都在奔赴赢得好看奖牌的道路上,收获了将近70块全程马拉松奖牌,各项奖牌合共500块左右。  

  只要有喜爱的奖牌,大和兄弟都积极参加该赛事,范围包括马拉松、铁三、越野、水上运动、球类等。收集到的奖牌到底多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很多马拉松赛事官方在举办奖牌展览时都会找他借奖牌。  

  而大和兄弟这次来参加骑闯天路,除了目的要收集牛头奖牌之外,更是为了来体验近年传的沸沸扬扬的骑闯天路到底有多大的魅力。  

  大和兄弟组建了自己的跑团 印第安俱乐部  

  当提到深圳站比赛印象最深的事,他毫不犹豫的说起了参赛路上一段特殊的经历。“当时我一心骑着车往前冲,隐约感觉刚才超过的一位车手有点不太对,骑了过去之后想想还是绕回去看看,结果发现那位选手已经晕倒在路边……”  

  曾接受过专业急救训练的大和兄弟第一时间把伤者扶到路边,了解到这位选手是第一次参赛而且没有吃早餐后,便初步判断是低血糖引起的四肢无力。“我给他服用一些能量胶并进行穴位按摩,同时在群里联系组委会。没想到组委会马上就给予回复,医疗车在三分多钟就达到现场!就算是在中国越野跑120急救都只是要求在五分钟内到达,所以这是非常迅速的。”作为马拉松比赛急救跑者的大和兄弟对组委会的应变速度非常赞赏。  

  “无论作为一个参赛者的角度来看这个比赛的组织,还是站在急救跑者的角度来看医疗团队的反应及处理能力,骑闯天路深圳站都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我认为完善的赛事保障正是骑闯天路系列赛的魅力之一” 

  大和兄弟也告诉我们,在等待救援的时候,他会记录患者的一些的反应,服用食物后产生的效果,包括整个过程发生的时间,遇到的情况。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救援队伍到达现场后以最快的反应去进行判断。这是一种自我急救的方式。这个方法也推荐给所有车友。  

  “如果我们每一位参赛者都能掌握一些急救常识的话,不但可以保障自己在比赛中的安全,也可以在紧急的情况下帮助到他人。” 

  我将用车轮亲吻 爷爷用岁月修的那条路  

  庄景柏 

  “我要用车轮亲吻每一寸土地,代替我三拜九叩到拉萨” 

  庄景柏,现定居贵州,热衷长距离骑行,跑马、铁三都是他的爱好。  

  因父母离异,一直是爷爷带着长大的庄景柏,从小就经常听爷爷说修建川藏线的往事,这也让他对那片神秘的土地有着有剪不断的情愫。为了缅怀已经去世的爷爷,庄景柏决定在2012年独自一人踏上川藏线的土地上。“我要用车轮亲吻那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代替我三拜九叩到拉萨。”  

  由于赶路在东达山前的那天,庄景柏冒雨前行体力严重透支。“在荣许兵站过了一个5元包吃包住的夜晚,一桶水,10个蛋,5个西红柿,3指葱,1勺油;一屋子十来个落汤鸡围着灶台狼吞虎咽。晚上五六十人睡了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大通间,而我也盖了几年都没有洗过的被铺,可那晚我睡得好香,好香。”整个旅程里面,庄景柏都吼着《父亲》《老男孩》《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来宣泄自己内心的情感。“有一天在田间拿蛋黄派跟藏民交换糌粑吃,看到路旁废弃的老路想起了爷爷!我的内心终于释然了。选择骑行是孤独同时也是丰富的。不停的与自己的内心对话,最终你会找寻到自己的答案。”  

  目前虽然已是一家连锁烘焙店的老板,但庄景柏还是非常热衷骑行。在他看来中国的自行车一直处于不太良好的发展趋势,很多活动比赛并不能真正将自行车爱好者聚集起来,而骑闯天路比赛改变了庄景柏的看法。 

骑闯天路让我重新回到了最开始骑车的那种感觉记得以前我和几个骑车的朋友因为当时没钱,愿意坐十几二十个钟的火车再倒车去参加一场比赛,那真的是又累又美的一段日子。能够再重新不去计较的做一件事情的感觉真好!”  

  庄景柏原本是到香港出差所以报名深圳站,后来因为交通管制,赛事延期一周。尽管如此他依然没有放弃,经过了飞机改签,自行车托运,几经波折之后他依然执着的参加比赛。 

  “骑闯天路的出现,让我找回最初骑车的那种心情,之后贵州和成都站我还会去,而我更想将这个喜悦重新带回拉萨,十月份重新踏上那片土地” 

  整个华南地区,只要我能去的我都尽量挤出时间参加 

  范斌 

  “哪怕这个坡能够把我的腿弄废拉抽筋但我的精神不能垮”  

  范斌,南昌莲塘人,任职银行行长。第一次骑车为了自我救赎,在迷茫困惑中愤而历时13天从南昌骑至成都,此后爱上了长途骑游。  

  “骑闯天路,是我一直关注的比赛,这是一场看起来会让人想要退缩的比赛,10  天,日均骑行13小时,翻越16座平均海拔4600米的雪山。看完纪录片的我更是恐惧,一直在犹豫,可人就是这样,越敬畏越想靠近。直到我参加了1200自行车挑战赛并以87小时03分完赛,第三名的成绩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来挑战骑闯天路川藏赛。”  

  闯爷范斌说他常常在比赛中思考,骑行的乐趣在哪里?骑行的意义在哪里?骑行的目的在哪里?这类似哲学的三大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只不过哲学思考的对象从人变成骑行而已。 

  2017年范斌参加了骑闯天路至今为止所有的资格赛,成为赛事的头号铁粉。“系列赛耗时、花费金钱、我觉得可能很少人能够理解和认同我的做法,但我觉得物有所值!这个比赛我会一直参加下去,它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思考、有种独特的魅力和对自我的追求。” 

  在范斌眼中,骑闯分站赛的魅力在于赛段与风景点完美结合。起初参加完安徽的范斌原本并没有强烈的打算去参加下一站的黄山,因为两个地方离得不远。但不知道为什么,黄山的报名出来后,他又不自觉的报名了。 

  “组委会用心良苦,无论皖南站还是黄山站赛事服务等各方面包括后勤都做非常有保障,这让我可以无后顾之忧的比赛,同时赛道的设计非常虐!看着路上的风景,旁边有兄弟和我一起骂骂咧咧的哭喊有病为什么好好地要来自虐……这已经不仅仅是其他任何一场比赛所能比拟的,所以不仅是这三站,之后的福州站我已经报名了、还有广州、武汉等整个华南地区,只要我能去的我都尽量挤出时间参加。” 

  身为单位负责人的范斌,每次参加比赛都是连续加班好几天,积累假期和超额完成任务指标,才勉强能出来比赛。曾经一次连上九天班,签了五个单,领导吃个饭也在外面候着才破例放他参赛。 

  “这次的深圳站我还记得鹅公山那个坡,当时非常想下来推车,看着身旁大家都没劲了,推车可能还快。但是当过兵,身体里的那种血性告诉自己,一直要拼搏到底,永不放弃,哪怕这个坡能够把我的腿弄废拉抽筋,但我的精神不能垮。” 

  骑闯天路的每个分站范斌都当作为以赛代练,这不仅是积累比赛经验和实力的考验,更是把一个人孤独地置身在最漆黑的梦里,那是黎明即将破晓的前夜,咬牙熬过去后又将是对自己又一次的救赎。纵使你陷入生活的轨迹中有多深,无论脆弱的人性中你的欲望有多强烈。到了最后,只剩你和自行车在无言的大自然中,他与疲劳的你,置身体于世外,清明于内心,升起的是仿佛很久没见面的,对自由的强烈渴求和欢欣快乐。 

  你知道世上最美丽的树是什么? 

  新疆的英雄树——胡杨, 

  “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 

  它顽强的生命力寓意着一种精神的力量; 

  但它也会流“胡杨泪”, 

  那是痛苦孤寂干渴的结晶。 

  树亦能如此坚忍,人怎能不自强? 

  骑闯天路到底有怎样的魅力?只能站在赛道两旁观看的我不得而知,但行动证明依旧有许多人远赴千里想要加入进来,不管是15年创赛车手戴珞、张诺、波仔还是16年的李祥、金岩、逗比哥、霞妹等参加过的车手也将继续参加17的骑闯天路,期待今年他们将书写出新一轮的骑闯故事。 

△骑闯天路川藏赛2017正式开启报名△  

骑闯天路,山海间的深圳大鹏△  

  来源:骑闯天路 

2017-05-13 21:56  阅读量:10

友情连接